<address id="ztrrf"></address>

                • 匯成集團是一家有著十余年行業經驗的人力資源公司,主要業務有勞務派遣,勞務外包,勞務公司代理招聘,代發工資,薪酬優化以及生產線承包等。

                人社部當被告!職工被除名后連續工齡如何認定?終審判決了!

                作者:「匯成集團」

                發表于:2021-04-30

                瀏覽:

                  裁判要旨

                  關于被除名職工的連續工齡計算問題,對于除名職工,除名時當地尚未實行個人繳納養老保險費的,其連續工齡從重新就業時起計算;除名時當地已經實行個人繳納養老保險費的,其連續工齡從當地實行個人繳納養老保險費時起計算。

                  裁判文書

                  文書案號

                  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2021)京02行終13號行政判決書

                  當事人信息

                  上訴人(一審原告)吳炳元,男,1953年8月9日出生。

                  被上訴人(一審被告)湖北省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廳。

                  被上訴人(一審被告)中華人民共和國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

                  案件基本情況

                  2019年12月6日,湖北人社廳對吳炳元作出《吳炳元同志退休審批認定告知單》(以下簡稱被訴告知單),主要內容為:您提交的關于辦理正常退休審批業務材料,經審核,您于1970年5月入職湖北省松宜煤炭礦務局并于1998年7月被該單位以曠工除名。依據勞辦發[1995]104號《勞動部辦公廳對<關于除名職工重新參加工作后工齡計算有關問題的請示>的復函》(以下簡稱勞辦發[1995]104號文),您的基本養老保險視同繳費年限1970年5月至1989年12月不予認定,您實際繳費年限1990年1月至1996年12月共計84個月,累計繳費年限不足15年,在此確認您不符合基本養老保險待遇領取條件。

                  吳炳元不服被訴告知單,向人社部申請復議。人社部于2020年4月28日作出人社部復決字[2020]3號《行政復議決定書》(以下簡稱3號復議決定),維持了湖北人社廳對吳炳元所作的被訴告知單。

                  吳炳元向一審法院訴稱,湖北人社廳及人社部以勞辦發[1995]104號文界定其視同繳費年限實質上屬于用錯了依據,該文強調的是除名職工重新參加工作后的工齡計算,而且連續工齡有很多種情況,該文沒有明確闡述哪段時間到哪段時間的連續工齡,連續工齡不等同于視同繳費年限,且其是在一個單位一直連續工作直至除名,除名后也未重新參加工作。湖北人社廳及人社部均以該文不予認定其視同繳費年限,此行為違背了國發[1995]6號《國務院關于深化企業職工養老保險制度改革的通知》(以下簡稱國發[1995]6號文)有關視同繳費年限的明確認定。湖北人社廳作出的被訴告知單及人社部作出的3號復議決定認定事實不清、適用依據錯誤,不適當,不合理,不正義,極大的損害其合法權益。綜上,吳炳元請求撤銷被訴告知單及3號復議決定。

                  湖北人社廳辯稱,吳炳元1970年5月被招工進入湖北省松宜煤炭礦務局,1998年7月被該局除名。湖北省1996年1月1日開始實行職工個人繳納養老保險費。吳炳元的養老保險從1990年1月起開始繳費至1996年12月止。按照勞辦發[1995]104號文及國發〔1995〕6號文的規定,其1970年5月至1989年12月依法不應被認定為視同繳費年限。故其連續工齡(繳費年限)僅84個月,不足15年,不符合按月領取養老保險金的條件。湖北人社廳對吳炳元的退休審查認定合法、合理,被訴告知單適用依據正確,內容適當,請求依法駁回吳炳元的訴訟請求。

                  人社部辯稱,2020年1月17日,人社部行政復議機構收到吳炳元的行政復議申請,并于當日作出了受理決定,送達吳炳元。受疫情影響,湖北人社廳于2020年4月13日提交了《行政復議答復書》。經審理,湖北人社廳所作退休審批合法且適當。人社部于2020年4月28日作出3號復議決定并送達吳炳元。3號復議決定事實清楚,程序合法,法律適用正確,請求駁回吳炳元的訴訟請求。

                  2020年11月19日,一審法院作出(2020)京0101行初215號行政判決認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社會保險法》第七條第二款關于“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社會保險行政部門負責本行政區域的社會保險管理工作”的規定,湖北人社廳作為湖北省轄區內勞動保障行政主管部門,具有審批核定本行政區域內退休人員退休養老待遇的法定職責。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復議法》(以下簡稱《行政復議法》)第三條第一款、第十二條第一款的規定,人社部對其所主管的下一級工作部門湖北人社廳所作的行政行為具有依申請人的行政復議申請進行復議的法定職責。

                  本案爭議焦點在于吳炳元被除名前的1970年5月至1989年12月期間是否應當認定為視同繳費年限的問題。勞辦發[1994]376號《關于除名職工重新參加工作后工齡計算問題的復函》(以下簡稱勞辦發[1994]376號文)規定:“由于違犯勞動紀律受到除名處理的職工,除名前的連續工齡與重新就業后的工作時間,可以合并計算為連續工齡。”勞辦發[1995]104號文明確規定:“應從各地實行職工個人繳納養老保險費的時間,作為除名職工計算連續工齡的起始時間”。根據上述規定,對于除名職工,除名時當地尚未實行個人繳納養老保險費的,其連續工齡從重新就業時起計算;除名時當地已經實行個人繳納養老保險費的,其連續工齡從當地實行個人繳納養老保險費時起計算。本案中,吳炳元于1998年7月被原單位除名,且之后未再重新參加工作,湖北省自1996年1月1日起開始實施個人繳納養老保險費制度,吳炳元自1990年1月開始繳納養老保險費。根據上述規定,應從湖北省實施個人繳納養老保險費的時間作為計算吳炳元連續工齡的起始時間,其被除名之前的1970年5月至1989年12月不能認定為連續工齡,也不能認定為視同繳費年限。湖北人社廳依據上述規定,對吳炳元除名前的1970年5月至1989年12月期間的工作年限不予認定為視同繳費年限,符合相關規定,并無不當。

                  關于吳炳元是否符合按月領取基本養老金的條件問題?!吨腥A人民共和國社會保險法》第十六條規定,參加基本養老保險的個人,達到法定退休年齡時累計繳費滿十五年的,按月領取基本養老金。本案中,吳炳元1970年5月至1989年12月期間不能認定視同繳費年限,1990年1月至1996年12月期間實際繳納養老保險費,其后未再繳費,即吳炳元的實際繳費年限不足15年。湖北人社廳據此認定吳炳元不符合基本養老保險待遇領取條件,符合法律規定,并無不當。

                  人社部收到吳炳元的復議申請后,履行了受理、審查、作出復議決定及送達程序,其作出的3號復議決定,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法規正確。關于復議決定的程序問題。湖北人社廳于2020年1月23日收到復議通知,于2020年4月13日才向人社部提交復議答復及相關證據依據,明顯超過了復議答復期限,人社部因此于同年4月28日才作出被訴復議決定,也顯然超過了法定期限。但眾所周知,2020年春節前后,我國突發新冠肺炎疫情這一公共衛生事件,疫情對人民的身體健康造成了嚴重威脅,亦對正常的社會生產、生活秩序造成了影響。受疫情影響,全國的機關、企事業單位、社會團體均無法正常開展工作。湖北人社廳所在地湖北省武漢市是新冠肺炎疫情的重災區,受疫情影響最為嚴重。湖北人社廳未能在限定期限內向人社部提交復議答復及相關證據材料系疫情影響所致,人社部因遲延收到復議答復,故作出復議決定也超出法定期限,亦具有合理性。

                  綜上,一審法院認為吳炳元要求撤銷被訴告知單及3號復議決定的訴訟請求,缺乏事實依據和法律依據,故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六十九條之規定,判決駁回吳炳元的全部訴訟請求。

                  吳炳元不服一審判決提出上訴,請求撤銷一審判決、改判令湖北人社廳確認其基本養老保險視同繳費年限自1970年5月至1989年12月共計19年8個月,并確認其符合基本養老保險待遇領取條件。吳炳元的上訴理由如下:《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法》沒有授權用人單位可以對職工作出除名的處理,湖北省松宜煤炭礦務局未按照法定程序,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法》的下位法《企業職工獎懲條例》對吳炳元作出除名決定是違法無效的;工齡不等同于視同繳費年限,勞辦發[1995]104號文、勞辦發[1994]376號文都是針對除名職工重新參加工作后的工齡計算問題的復函,不適用于除名職工除名前的視同繳費年限問題,吳炳元在1998年7月被除名后并沒有重新參加工作,不存在重新就業后的工齡問題;勞辦發[1994]376號文沒有否認除名職工除名前的連續工齡,勞辦發[1995]104號文全文沒有明文規定視同繳費年限如何界定,更沒有明文規定不予認定除名職工視同繳費年限,湖北人社廳、人社部將連續工齡等同于視同繳費年限,是不成立、不合法的;勞辦發[1994]376號文、勞辦發[1995]104號文是兩個統一的文件,一脈相承、缺一不可,勞辦發[1994]376號文是勞辦發[1995]104號文的基礎和前置條件,勞辦發[1995]104號文第三條規定“應從各地實行職工個人繳納養老保險費”的時間,作為可以計算連續工齡的時效界點,也就是指勞辦發[1994]376號文適用、生效于繳納社會保險費后被除名的職工,而他們被除名前的連續工齡(包括視同繳費年限)是可以被認可、計算的;其他省市規定只要除名職工的除名時間點是在當地實行個人繳納社會保險費后,對其除名前的視同繳費年限予以認可,吳炳元從1990年1月開始參加社會保險并實際繳費,于1998年被無辜除名,被除名的時間點是在實際繳納社會保險之后,按照其他省市對勞辦發[1995]104號文的理解適用,吳炳元被除名前的視同繳費年限應被認可。

                  湖北人社廳、人社部均同意一審判決,請求予以維持。

                  在一審訴訟期間,吳炳元于庭審中出示以下證據:

                  1.《勞動合同書》,證明1996年1月1日,湖北省松宜煤炭礦務局和吳炳元簽訂了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合同中雙方對解除合同的條件進行了明確約定,用人單位可以依法、依約行使單方解除權,但不能對吳炳元作出除名決定;

                  2.《湖北省養老保險歷年參保繳費證明》,證明吳炳元在湖北省松宜煤炭礦務局參加工作的時間是1970年5月,吳炳元實際繳納社保期間為1990年1月至1996年12月,共7年;

                  3.被訴告知單,證明湖北人社廳以吳炳元被單位除名為由拒絕認定吳炳元的視同繳費年限,從而不予辦理批準退休待遇;

                  4.吳炳元之女雷雨嬌與武漢市社會保險局的電話錄音,證明該局確認以1994年1月1日作為起始時間,如果因違反勞動紀律受到除名處理的職工,繳納社保后被除名的職工,其除名前的視同繳費年限是被認可的,說明吳炳元這種在繳納社保之后除名的職工視同繳費年限都是被認可的;

                  5.其他省市對于勞辦發[1994]376號文、勞辦發[1995]104號文的相關規定,證明與吳炳元同樣情況的法律適用,都是認可視同繳費的。

                  在一審訴訟期間,湖北人社廳于法定期限內提交并在庭審中出示以下證據:

                  1.被訴告知單;

                  2.《湖北省企業職工養老保險參保人員退休申請表(試行)》;

                  3.《湖北省本級社會保險業務受理回執單》;

                  證據1-3證明湖北人社廳作出被訴告知單程序合法。

                  4.吳炳元社保繳費情況查詢表,證明吳炳元的養老保險從1990年1月起開始繳費至1996年12月止,實際繳費只有84個月;

                  5.《工人轉正鑒定表》;

                  6.《一九六九年元月至一九七二年十二月在松滋縣內招收職工花名冊》;

                  證據5、6證明吳炳元于1970年5月被招工進入湖北省松宜煤炭礦務局。

                  7.《關于吳炳元等捌人長期曠工給予除名處理報告的批復》;

                  8.《關于吳炳元反映原礦務局對其除名處分決定不服要求予以糾正等信訪事項答復意見書》;

                  9.《關于吳炳元信訪事項復查意見》;

                  10.《信訪復核不予受理告知書》;

                  證據7-10證明吳炳元于1998年7月被湖北省松宜煤炭礦務局除名的事實。

                  11.吳炳元的其他檔案材料,證明吳炳元的檔案中沒有取消除名這一類文書,且吳炳元被除名之后也沒有重新參加工作。

                  在一審訴訟期間,人社部于法定期限內提交并在庭審中出示以下證據:

                  1.行政復議申請書,證明人社部收到了吳炳元的行政復議申請;

                  2.行政復議受理通知書及送達憑證,證明人社部依法受理吳炳元的復議申請,并向吳炳元送達受理通知;

                  3.行政復議提出答復通知書,證明人社部依法要求被申請人提出答辯意見;

                  4.湖北人社廳提交的答復書,證明湖北人社廳依法提出了答辯意見;

                  5.3號復議決定及送達回證,證明人社部依法作出了行政復議決定并送達當事人。

                  經庭審質證,一審法院對上述證據認證如下:吳炳元提交的證據3系被訴行政行為,不能作為證據使用;證據2符合《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行政訴訟證據若干問題的規定》中有關提供證據的要求,客觀真實,與本案被訴行政行為具有關聯性,取得方式合法,故予以采納;其他證據均與本案審查重點無直接關聯性,均不予采納。湖北人社廳提交的證據1及人社部提交的證據5中的3號復議決定均系被訴行政行為,不能作為證據使用;湖北人社廳、人社部提交的其他證據符合證據的法定形式要求,取得方式合法,與本案具有關聯性,均予以采納。

                  一審法院已將上述證據材料全部移送本院。本院審查后認定:一審法院對吳炳元、湖北人社廳、人社部一審訴訟期間提交的上述證據材料所作認證符合《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行政訴訟證據若干問題的規定》的有關規定,是正確的,本院作同樣認定。

                  根據上述被認定合法有效的證據,本院認定如下案件事實:吳炳元于1953年8月9日出生,1970年5月在湖北省松宜煤炭礦務局參加工作。自1990年1月起至1996年12月期間,湖北省松宜煤炭礦務局為吳炳元在湖北省省直繳納了基本養老保險。1996年1月1日開始,湖北省開始實行實行統賬結合的企業職工養老保險制度。1998年7月,吳炳元被湖北省松宜煤炭礦務局除名。此后,吳炳元未再重新參加工作,其自1996年12月后,亦未再繳納基本養老保險。2019年12月2日,吳炳元向湖北人社廳提出退休申請。湖北人社廳于同年12月6日作出被訴告知單,確認其不符合基本養老保險待遇領取條件,并于當日將該告知單直接送達吳炳元。吳炳元不服,向人社部申請復議。人社部于2020年1月17日受理后,于當日作出行政復議提出答復通知書,要求湖北人社廳在法定期限內提出書面答辯意見并提交作出該具體行政行為的證據、依據和其他有關材料。因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湖北人社廳于2020年4月13日向人社部作出延遲提交答復及證據、依據的書面說明,并于當日作出行政復議答復書,連同相關證據材料一并提交人社部。人社部于2020年4月28日作出3號復議決定,維持了被訴告知單,并郵寄送達吳炳元。

                  裁判分析過程

                  本院認為,勞辦發[1994]376號文規定:“由于違犯勞動紀律受到除名處理的職工,除名前的連續工齡與重新就業后的工作時間,可以合并計算為連續工齡。”勞辦發[1995]104號文明確規定:“應從各地實行職工個人繳納養老保險費的時間,作為除名職工計算連續工齡的起始時間”。上述文件對被除名職工的連續工齡計算問題作出了規定,即對于除名職工,除名時當地尚未實行個人繳納養老保險費的,其連續工齡從重新就業時起計算;除名時當地已經實行個人繳納養老保險費的,其連續工齡從當地實行個人繳納養老保險費時起計算。本案中,吳炳元被所在單位除名時湖北省已開始實行職工個人繳納養老保險費,其被除名后亦未再重新就業。據此,湖北人社廳對其視同繳費年限,即其參加工作后至其所在單位為其繳納基本養老保險前的1970年5月至1989年12月期間不予認定,符合勞辦發[1994]376號文、勞辦發[1995]104號文的上述規定。湖北人社廳認定吳炳元實際繳費年限為1990年1月至1996年12月共計84個月,累計繳費年限不足15年,并在此基礎上確認吳炳元不符合基本養老保險待遇領取條件,認定事實清楚,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社會保險法》第十六條,關于參加基本養老保險的個人,達到法定退休年齡時累計繳費滿十五年的,按月領取基本養老金的規定。人社部作出3號復議決定的行政復議程序,亦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復議法》關于行政復議程序的規定。綜上,一審法院認定吳炳元要求撤銷被訴告知單及3號復議決定的訴訟請求,缺乏事實依據和法律依據,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六十九條的規定,判決駁回吳炳元的全部訴訟請求是正確的,本院應予維持。吳炳元的上訴理由沒有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八十九條第一款第一項的規定,判決如下:

                  裁判結果

                  2021年3月29日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久久AV秘 一区二区三区无码,影音先锋每日更新,国产精品亚洲无码麻豆,99无码视频精品,国产欧美一区二区精品性色婷 亚洲精品狼友访问紧急通知 永久免费无码三级片 精品无码一区二区三区亚洲 一区二区三区sM重口视频 99热这里只有精品的精品免费 百看不厭大香伊蕉在人线国产观看 国产另类视频一区二区 色偷拍欧洲综合亚洲 欧美日韩国产成a片免费网站 亚洲精品国产自在久久